快捷搜索:  

弄潮下载-被续写的长征红色故事:一次救助 几代结缘

弄潮下载,被续写的长征红色故事:一次救助 几代结缘。

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朱彩云 记者田文生 王林

几乎每处红军路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红色故事。在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口耳相传的,是土家族农民李木富救助黔东独立师政委段苏权的往事。

《雅江镇志》里这样记录当时段苏权受伤的经过:1934年11月25日,红军黔东独立师途径秀山梅江时,在梅江街上与国民党县中队杨志鹏部发生激战,师政委段苏权被镇公所团防班长杨光和开枪击中右脚,踝骨被打穿。

这之后,段苏权被雅江镇土家族农民李木富发现,李木富将他背至家门前灵官庙躲藏,之后为安全计又乘夜将他背至屋后的山洞中,并从家中拿来红薯和玉米。

就这样,段苏权在洞里藏了1个多月。李木富又从附近一个药师那里买药,为他救治。到段苏权可以走路时,李木富又找同村苏仕华家里的木匠给他做了一副拐杖。

最终,靠着这副拐杖,段苏权一路乞讨,回到湖南家乡。之后他又设法到山西太原找到他的老首长任弼时,顺利归队。

史料记载,当任弼时看到段苏权时惊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,面对3年来渺无音信的师政委,他说:“我们曾给你开过追悼会,原来你还活着啊!”任弼时的夫人陈琮瑛也曾回忆说:“长征路上,我们已经为段苏权同志举行过一次追悼会,可他没有死,拖着打碎了的脚,一路乞讨又爬回部队……”

这位后来被誉为“乞丐将军”的人受伤时仅18岁。李木富的儿子李之文说,父亲曾回忆,当时团防看到这个红军伤员,说要把他杀了。父亲连连阻拦,说“莫杀莫杀”“他年纪轻轻的,又是快死的人,你杀他有什么用”,之后团防拿走了段苏权身上的一颗子弹、一块光洋和一张“排长”符号(段当时实为师长)便离开了。

这些都成为秀山当地评书人叶天君的史料素材。今年74岁的他已经专门讲解与演绎家乡的红色故事近10年。早在1983年,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成立的时候,他就因演出相关剧目,与时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政委的段苏权当面交流过。

“段政委说了当时的情形,和村民们描述的一致。”叶天君说,在那次重返秀山期间,段苏权不仅回到了当时战斗过的地方,还看到了49年前打伤他的人。

叶天君介绍,击中段苏权脚踝骨的杨光和那时刚从新疆劳改回来,他回忆了梅江街上一战,“打3枪倒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已死,另一个不知抬到哪里去了”。

史料记载,在杨光和介绍完大体情况后,段苏权询问他“是站起打的,还是孤(意为蹲)起打的”,杨回答“是躲在油粑粑灶边孤起打的,左边还有一个面摊子作掩护,所以对方看不见人”。段苏权由此肯定地确定杨光和所说的正是当时撤退的地方,“没见人,只见一些掩护体”。

在秀山的几天,段苏权“弄清了过去回忆不清的史实”,知道了当时子弹爆炸至骨头破裂的原因。但他最遗憾的仍是没能找到当时养伤的山洞与救治他的村民。

之后“寻找救治战士的土家农民”消息传到了时年84岁的李木富家中。李木富赶忙叫大儿子李芝全给县委领导写信,回忆当年救治经过并邀请老红军来家中作客。

实际上,和不少冒着风险救下红军的农民一样,李木富一直不知道当年救治的是谁,而段苏权也没有过问乡亲的名字。

当秀山县委领导收到信后,一切都开始明朗起来。

先是党史办公室的人前往雅江实地核证,县委确认后又向段苏权寄去信件、录音磁带和照片。到1984年2月,段苏权回信表示高兴与感谢,附言“人民的恩情是报答不尽的”,并寄出了当时400元工资里的一半,分给李木富、苏仕华与其他送过饭的同志。

00.jpg

段苏权寄给李家的书信及后代往来相片 朱彩云/摄

直到今天,段苏权的后代与李木富的后代仍有交集。当年段苏权养伤的不知名山洞也被取名为“红军洞”。李木富的孙子保存了段苏权寄来的部分书信,对两家人而言,几十年前父辈的短暂相处,成为往后接续恩情的起点,也让这段红色故事有了说不完的下文。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重庆秀山7月20日电

本文来自大彭村新闻,由【见习投稿人:周曼滢】原创,欢迎观赏。

中国青年网;长征;红色故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百家樂官方網站澳門百家樂赌博游戏AG澳門百家樂澳門百家樂AG百家樂AG澳門百家樂赌博游戏亞遊亞遊集團亞遊AG亞遊官方網站AG亞遊集團AG亞遊官網